周末读闲书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3 15:04
  • 人已阅读

  周末读闲书   又是周末了,又该读闲书了。   可如今,连读闲书的心境也蛮难找哈。生活的节奏太快,快的来不及抓住自己内心真正的影子。   本想看休闲书来着,抽了一本《知堂序跋》,放于书案。很久很久以前买的,二十年光景了。   发黄的书皮,厚厚的一册,摸在手里的,是一掌的亲切。可眼睛还是发呆了,忍不住先点开了凤凰财经和新浪博客。这年头,休闲的气氛和空间,难觅。   学以致用,不知谁说的,这似应是铁打的理。不致用的学,只会让自己一边很辛苦,一边混的不如意。休闲可以,当正经事就是失策。看来,还是先研究财经文字为上。   汇率掉了,一个劲儿的。这东东,似乎平常人们不关心,与百姓关系不大。其实,应该蛮大。   跌了,证明钱贬值了,挣的工资,购买力就变小了,或者说,票子发毛了。好在,只是现在微幅波动,掀不起大风雨。房地产呢,看专家都说2015年继续窄幅波动,升是不可能,降多少各家各话,看了只有懵。反正一般人也不炒房,无关紧要。但有一点重要,房价掉,会影响整体经济,拖累GDP,那个人工资补贴这块儿,想涨,那是连门儿都没有。所以,似乎和每个人都有关。资本市场年前开始热闹了一阵子,现在有趴下不太动了,象个懒猫。未来扩大企业直融是国家的政策方向,也等于为银行减负。但加快扩容,市场必然就会有压力,脸绿了。两难的选择。   巴菲特有句地球人都知道的名言:只有在退潮时,才能看出谁在裸泳。这话,修辞手法用的高超,让人过目想忘也不容易。好在,鄙人没裸泳习惯,没那胆子,那可是需要勇气滴。同时,也乏看别人裸泳的兴趣。裸就裸呗,结构谁都知道,看不出个花儿。   言归正传,赶紧谈闲书。   散文,有人说,周作人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大的散文家。这话,说的蛮大。知堂的散文,看过两本集子,序跋和书话,也有买两本。就自己个人感觉来说,觉得此语并不过分。   周氏散文,风格分三个时期,但不管怎么变,底子太好,本色一直保持。淡雅深远,枯瘦老辣,兼而有之,读的时间长了,如嚼橄榄,前味儿苦,但后味就齿颊留香了。有人说,汪曾祺、黄裳、董桥,都有他的影子,难以超越,但有余韵。几位的大作没读过,也就没资格比较。当然,俞平伯、废名,倒是瞅了几眼他们的文字。他俩是其四大弟子之二,俞老家学渊源,曾祖连曾国藩也佩服,祖父诗词文,也是杠杠的,《诗境浅说》就是一例,给自己孙儿授课的本子,大学文学系绝对可以当教材。废名玩小说了,体裁不一样,但才华挺高,胡兰成巴结过,文字的质也有周氏之风:瘦和涩。他的小说,序言部分知堂包揽了,可见对老师的佩服。周作人和俞平伯三十年代当时随便的日常通信,现在也拿出来,能卖大价钱了,这个,他俩绝对想不到,恐怕也想不通。   散文,得静静的看,孤夜一灯,香茗在手,红袖添香倒不是必须的。可现在,真是难寻静心。这《序跋》和《宋词三百首》,得真真正正找两三个小时,朝花夕拾,好好重温,如苏莲托之重归。可静心啥时候有,俺也迷茫。这不,此时此刻,我准备读的,是武侠小说,柳残阳的《霜月刀》,只因情节太有吸引力。还有,一块儿上班的同事,耳边老吵吵说《智取威虎山》和《澳门风云2》拍的不错,可一直提不起兴趣找来看。   如此看来,兴趣,也是一种很固执的东东。   相关专题: 顶一下

上一篇:吵出来的幸福

下一篇:命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