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观山看荷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3 15:04
  • 人已阅读

  周末观山看荷   连续二十多天滴雨不下,高温持续35-40°以上,又是一周忙碌工作行将结束,依旧还是蒸笼中的琐碎日常生活,如此,几人能够保有完整的从容、宁静、淡泊的心境。适当的减压放松成为心灵的渴望。有人提议,周末去仙庾岭避暑,山上有唐朝仙女修炼登仙的福地,山下有三百亩莲池看荷,报名雀跃。   选择仙庾岭是慕名,还是因为地理刚刚出了湘潭,心理上才有离家出游的欣慰,不想多加探求。株洲东很近,一小时车程不致旅途劳顿。   傍晚出发,穿越两个城市市区,车往羊肠小道一拐,路边一块硕大的天然巨石,上书笔墨酣畅四个大字:“荷塘月色”。立马,两边香樟杨柳牵引,连绵不绝的绿盘红朵逼目而来,就仿佛一股涌泉注入,使人顿然身心舒坦,平和。长长吁出一口肺气,自然而然放下所有积郁,只觉内心空灵,飘逸,宁静波动于灿然之情。此时开始,精神放松的承接大自然的沐浴洗涤,一袭悠然的禅意油然而生。   落脚耕食记,吃过仙泉谷天然好水烹制的山中土特菜肴,夜色已浓,下弦月探头就已至中天。不由想起荷塘月色四个大字,它从朱自清的美文流淌出来,那蕴涵美妙情境的寓意,不由你心中不颤动,不由自主被牵引着走出房间。   白天那些郁郁葱葱的大树此刻静默的陪伴,疏星几点,夏虫求偶的鸣叫此起彼伏,忽然一阵山风拂过,不知怎地惊动了蝉,知了,知了,是不是蝉也受困惑,碾转反侧,乃至昏天黑地惊心动魄的喊起来,还有一只抽身而飞,碰撞起几片树叶也姗姗然离家,以致英年早逝。远山黑黛,暗香盈鼻,大自然就是这样毫无戒心的将我们拥入怀抱。   刚刚沉浸入天然禅意,领略夏夜原生态最善良的舒放,这一刻真正超凡脱俗,无需避讳,无需顺从,无需压抑,无需察言观色,你只管按照自己心灵的导引率性悠游。并因此感悟平凡生活中所蕴藏的生命真谛,进而心性旷达,闲适洒脱。   这时一个村户家的狗忽地窜了过来,虎视眈眈,汪汪狂吼,一会儿又从几个方向窜出来三四只,射出狼一样的眼光,围着团团转。身边的女孩吓得直哆嗦,别走了,快回去吧。现实也是这样吧,并不是你的心想怎么飞就可以怎么飞的,生活就是面对,无论花前月下,还是痛苦烦忧,你都要勇敢的担当,直到肉体和灵魂最终真正合一。   第二天,虽然凌晨方入睡,晨光熹微,鸟们已在窗外嚷嚷,仿佛是提醒,莫辜负山晨天然氧吧,睡意顿失,起床,同房小伙子胡针也掀被而起。两人信步而出。无染的青色天空,白云若丝线,平静而淡然的垂挂仙庾岭,又仿佛一抹淡淡的雾,笼罩顶塔。   爬山去吧。不约而同,我们顺小径拾级而上,路边林木葱茏,蝉鸣一路跟脚,时不时,一二只鸟雀掠影长嘶而过。即使在山中,气温委实太高,不一会衣服就湿如水洗,干脆两人就光膀子前行。小伙子腿部、臂膀、胸腹肌腱就像运动员,登山神定气平,如履平地。原来从大学到研究生毕业他都在岳麓山下,登山是家常便饭,几年下来,不仅学业优秀还练就一副好身板,真真令人羡慕。   在半山腰,有座仙女庙,有道士正在清扫早逝的树叶和游人遗弃的垃圾,门两边古树苍劲,香樟名牌上标注:树龄1441年,还有一颗鸳鸯树,树龄标志为1449年。它们无言的告诉我们,年事已高。   相传唐玄宗李隆基孙子李豫之妻广平王妃沈珍珠,为躲避“安史之乱”出走,辗转江南,最后隐居仙庾岭。一边修道,一边为地方施救苦难,治病医人。据传,她特别擅长为妇女、儿童治疗百病,逢凶化吉,福佑安康。后修炼登仙,被人们称为“仙女娘娘”,得以建庙立塔,神台供奉。 从此四乡八岭的乡亲纷纷到这里求签问药,香火十分旺盛。   从半山腰向下俯瞰,就见延绵数里的莲塘,或红或粉,亦翠亦清。犹若万朵红云托着万盏莲座,绽开的荷花,芯蕊娇憨绝美,结子的莲蓬,低头垂至水面。第一次见到成片莲荷美成如此这般,好想生出翅膀,蜻蜓一样在它们的芯蕊亲吻一下,又唯恐我这个凡夫俗子,亵渎了它们的圣洁,心底徒生一份艳羡,一份怅惘。   好在不久就登上顶塔。   仙庾塔。始建于唐朝,高耸于主峰之上,七级,八方,楼阁式。   站立于海拔233米的主峰宝塔之巅,年逾半百的我,不会像年轻人那样高歌,也无才智临风吟诗作赋,唯有静静放眼四野,一边嗅着混合泥土味的树?酒?息,一边极目长株潭城市的身影,城市在这里终于边缘化了,积郁的心绪如同龌浊的空气,烟消云散。清风爽爽,丽日朗朗,我敞开胸襟站在这里,排骨嶙峋,那些曾在梦中,在陶渊明的诗文中呈现过的风景,都从四面八方过来洗刷刷吧,让洗涤过的胸怀,珍藏住山林的青绿和莲荷的斑斓,以此作为往后平淡的生活的心灵鸡汤。   相关专题:山 顶一下